7万亿,更大的中国式QE来了!!

上个周末,中国金融市场发生了两件非常大的事情,其一,就是废除了过去央行一直严格监管的75%的存贷比指标。经过简单测算,废除存贷比大概能释放约7万亿的信贷空间;第二个,实际上也是最重大的事件,就是推广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,这才是真正的投放连大量基础货币——简单的说,就是中国式的量化宽松(QE)来了!

废除75%的存贷比监管指标,是因为这个功能和存款准备金率的功能有一些类似。如果不废除存贷比,那幺存款准备金率的下调就没多大意义。比如,存款准备金率从18%下调到17%,100元存款,理论上最多83元可以去放贷,但是因为75%的存贷比存在,只能用75元去放贷,不管存款准备金率下调到多少,最终发现最多只能用75元去放贷。于是乎,干脆直接废了存贷比。

理论上,虽然存贷比的废除能释放约7万亿的信贷空间,但是实际上这也有一个过程,甚至是漫长的过程,而且商业银行也不可能很快就找到这幺多的优质贷款需求方。

存贷比的废除所释放的信贷空间,不属于基础货币的投放,只是普通商业贷款衍生的货币。真正的大事是央行扩大信贷资产质押再贷款,这实际上是中国特色的QE,亦即央行投放基础货币,这才是最要命的。

基础货币的投放,相当于是央行对全体人民举债,实质上是向民众征收“铸币税”。基础货币的投放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非常严重的事情,必须法律严格监管,否则很容易走上滥印钞票之路。当年美国次贷危机发生后,奥巴马当年为了实施QE,几乎在国会下跪求情,才得以通过,大家可以去看看当年奥巴马单膝下跪的照片。可见对于央行印钞,是多幺的慎重,阻力多幺大。

而中国央行则采取了曲线QE的道路,就是商业银行先购买地方政府债,然后拿这些地方政府债去央行质押,获得央行的再贷款。实际上就是央行变相印钞QE,然后去购买地方政府债,只不过是通过商业银行作为衔接中介。央行这一印钞投放基础货币的举动,其实是违法的。本来,这个决定必须要由所谓的最高决策机构——人大通过后才能施行的。但是通过这种变相的QE,就规避了人大的审核。如果高层都这样变相投机,那下面更会不择手段投机了,可见中国的法制精神是何其薄弱!法律可以遭到随意的践踏和规避,用形式上的合法掩盖本质上的违法,法治之路在中国任重道远。

所以,废除存贷比,这是意料之中的,不必太惊奇,从此商业银行的流动性风险肯定加大了。虽然理论上会释放约7万亿的信贷规模,但还不属于投放基础货币。但央行购买地方政府债,即变相QE,实际上这是一次拯救地方政府债务危机的行动,可想而知地方政府债务规模有多幺巨大!此外,这场投放基础货币的大规模印钞,还将会产生另一个严重的后果:人民币贬值的压力大大增加了……

上一篇: 下一篇: